×

救援知多少?

五十年来
超越医疗行动极限

我们整理了无国界医生成立50年以来的重要时刻,作为纪念和反思,并且借此协助我们定义组织存在的目的,以及展示我们如何在救助伤困的过程中,克服重重困难。这些故事,部分是在当时对世界影响至深的灾难——有些是天灾,但有更多的是因人类愚昧和残暴而引起的人祸。诚然,我们无法成功应对每一项挑战,因为有些事件规模之大,并非一个医疗救援组织所能独自应对,而另一些则是我们到目前仍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世界上,经常会出现各种崭新、且有时极为严重的挑战,影响人类的健康和福祉。这个回顾系列就是希望能让大家看见,人道救援工作所面对各种规模和种类各异的困难。衷心希望你享受这趟阅读之旅,并继续与无国界医生同行。

我们的历史

1971 2021
1971
无国界医生成立

在尼日利亚比夫拉(Biafra)爆发战争和饥荒,以及巴基斯坦东部(今孟加拉国)发生严重水灾之后,一群医生和记者创立了无国界医生。 (相片来源 ©️D.R.)

1975
柬埔寨人逃离红色高棉

无国界医生开展首个大型医疗救援项目,帮助为逃离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统治而到泰国寻求庇护的柬埔寨难民。(相片来源 ©️MSF)

1976
黎巴嫩战争

医疗团队在战争地区域首个主要医疗救援行动中,进行外科手术。团队在军队围攻时继续留守贝鲁特医院工作。(相片来源 ©️Arnaud Wildenberg)

1978
在非洲协助难民

无国界医生在西撒哈拉、吉布提、苏丹和扎伊尔(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开展数个难民支持项目。(相片来源 ©️Generic MSF)

1980
苏联入侵阿富汗

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无国界医生在当地开展首个医疗行动。医疗团队骑骡子数周之久,暗中越过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协助在偏远地区的受伤平民。(相片来源 ©️Generic MSF)

1984
针对饥荒灾民的大规模营养项目

无国界医生在埃塞俄比亚受饥饿问题困扰的地区,展开首次大规模营养治疗项目,以解决营养不良的问题。次年,无国界医生因谴责当地政府不当使用援助,强制重新安置数以百万计的人民,导致数以万计的人丧命,因此被要求停止在当地所有活动。(相片来源 ©️Patrick Frilet)

了解更多
1986
斯里兰卡内战

无国界医生推行流动诊所和医院项目,治疗因政府和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之间的激烈冲突而受伤,以及精神受创的人群。(相片来源 ©️Harrie Timmermans)

1988
香港的越南船民潮

在越南船民潮高峰期,无国界医生在香港开展工作。随后10年,我们一直与香港政府和其他非政府组织合作,在多个难民营提供医疗服务。(相片来源 ©️Generic MSF)

1991
索马里内战

在饱经战火的首都摩加迪沙,无国界医生是唯一一个在当地援助受内战影响人群以及邻近国家难民的海外组织。(相片来源 ©️Carl Cordonnier)

1991
库尔德人逃亡

无国界医生在波斯湾战争后,开展了大型的难民项目。在土耳其、伊拉克和约旦,团队向因伊拉克军队攻进而逃离家园的库尔德人提供支持。

(相片来源 ©️MSF)

1994
卢旺达种族屠杀

在超过80万名图西族人与温和胡图族人遭胡图族激进分子种族屠杀期间,无国界医生一直在首都基加利留守。

100万名卢旺达难民其后逃至扎伊尔(现今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戈马小镇。 无国界医生在当地和邻近国家的难民营提供支持。

杀戮不断,促使无国界医生作出史无前例的决定,呼吁国际军事介入——“医生不能停止屠杀”。(相片来源 ©️Roger Job)

了解更多
1994
无国界医生在香港开设办事处

(相片来源 ©️MSF)

1995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

斯雷布雷尼察被围困失守时,无国界医生是唯一一个留守当地的国际组织。我们的团队目睹联合国“保护区”失守,并谴责随后针对大约8,000名信奉穆斯林的波斯尼亚男子及男孩的屠杀,以及数以千计人遭塞尔维亚军队驱逐出境和虐待。(相片来源 ©️Th. Pontus)

1995
车臣战争

在车臣和印古什共和国,以及邻国格鲁吉亚,无国界医生为被战争影响和身处危险的人提供医疗援助。(相片来源 ©️MSF)

1997
非洲爆发霍乱

由坦桑尼亚到肯尼亚再到莫桑比克,霍乱在非洲14个国家爆发,规模之大前所未见。无国界医生的团队跟当地的政府合作,阻截疫情在来年雨季来临时进一步爆发。(相片来源 ©️Roger Job)

了解更多
1999
科索沃危机

无国界医生在科索沃、阿尔巴尼亚、马其顿和黑山的难民营内,向流离失所者还有塞尔维亚的平民提供医疗援助。(相片来源 ©️Roger Job)

1999
无国界医生获诺贝尔和平奖

无国界医生在多个地区的创新人道工作备受赞许。在挪威奥斯陆的颁奖典礼上,无国界医生要求俄罗斯政府停止无差别攻击车臣平民。

我们将获得的奖金,用于成立“病者有其药”项目,集合全球力量,推动让全球贫穷人群可以有更多机会获得优质的、可负担的药物。

推行这一运动,源于我们的医生和护士在前线工作时,目睹缺乏药物和诊断工具治疗传染病的现状,感到愈来愈沮丧。(相片来源 ©️Patrick Robert)

2000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应对艾滋病

无国界医生开始在泰国为艾滋病患者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并在一年之内于柬埔寨、喀麦隆、危地马拉、肯尼亚、马拉维和南非开展治疗项目,主要使用一般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进行治疗。(相片来源 ©️Gideon Mendel)

2003
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非典型肺炎)爆发

无国界医生先后于香港、中国内地和越南协助应对当地非典疫情,阻止疫症蔓延。(相片来源 ©️MSF)

2004
海啸侵袭南亚和东南亚洲

由印度洋的地震引发的海啸导致了大量伤亡。

无国界医生收到1.33亿美元的公众捐款。鉴于所募金额大于该地区的医疗项目所需,因此呼吁市民停止就此危机继续捐款。无国界医生其后向捐款者查询,能否将捐款项重新安排,用于支持无国界医生在全球其他地方的紧急救援行动,结果获得绝大部分人的同意。

无国界医生(香港)派出了13位前线人员在灾情严重的亚齐省工作。(相片来源 ©️Francesco Zizola/Noor)

了解更多
2004
五名无国界医生救援人员在阿富汗被谋杀

Fasil Ahmad、Besmillah、Hélène de Bier、Pim Kwint和Egil Tynaes在巴德吉斯省被枪杀。因此,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提供支持20年后,决定离开当地。5年后,组织在2009年重返该国,并支持喀布尔和赫尔曼德省首府拉什卡尔加的医院,后来再于昆都士和霍斯特提供支持。(相片来源 ©️Alain Frilet)

2004
马来西亚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无国界医生为在吉隆坡及附近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提供基本医疗、心理健康辅导和转诊服务。这些人大部分没有正式身份,因此在寻求医疗服务时,遇到困难。我们还为当地的非政府组织、社区组织和难民及寻求庇护者义工提供社区健康教育和精神及心理健康训练。通过培训和直接支持临床服务,培养本地伙伴组织的能力后,无国界医生在2007年4月将项目交由当地的合作伙伴负责。(相片来源 ©️Erwin Vantland)

2005
尼日尔营养危机

无国界医生应对被外界忽略的尼日尔营养危机,通过门诊服务为63,000名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提供崭新的即食营养治疗食品。这是我们首次大规模采用这种治疗方案。(相片来源 ©️Christiane Roth)

2005
巴基斯坦和印度发生毁灭性地震

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克什米尔地区发生严重地震,造成76,000人丧生,300万人无家可归。无国界医生在当地设置流动诊所,协助在偏远地区被困的人,并搭建充气手术帐篷治疗病人。(相片来源 ©️Ton Koene)

了解更多
2006
黎巴嫩冲突

无国界医生首支队伍在冲突发生后一周进入黎巴嫩。为了能够为数以万计的人提供紧急支持,团队付出了极大努力,但不断的空袭令前往南部地区变得十分困难。当在黎巴嫩南部利塔尼河最后一条能使用的大桥被破坏,“人链”成为唯一能运送4吨物资的实际方法。(相片来源 ©️Sergio Cecchini)

2007
在广州开设代表办公室

在广州登记代表办公室;四年后在北京设立办公室。

2008
热带气旋纳尔吉斯吹袭缅甸

当政府仍在拖延不让更多支持人员进入缅甸时,无国界医生已在风灾发生后48小时内,在当地协助灾民。(相片来源 ©️Kaz de Jong)

2009
加沙冲突

武装分子向以色列发射自制火箭,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反击,无国界医生随即支持位于加沙的医院。双方宣布停火后,无国界医生在当地开设一所外科医院,并提供手术后护理和心理支持。(相片来源 ©️Bruno Stevens)

2010
海地地震和霍乱肆虐

海地大地震导致估计多达222,000人罹难,数以百万计的灾民无家可归,无国界医生因而启动了成立40年来最大规模的紧急救援行动。灾后首10个月,无国界医生治疗超过358,000名伤者,进行逾16,500次手术。同年晚些时候,当地爆发霍乱疫情并迅速蔓延,无国界医生再次启动紧急应对工作,救治了全国约60%霍乱患者。(相片来源 ©️Kadir Van Lohuizen/Noor)

2011
中东和北非内乱

政治抗议活动席卷非洲(利比亚、突尼斯和埃及)和中东(叙利亚、也门、巴林),无国界医生向医护人员治疗伤员的医院和医疗设施,提供物资和协助。无国界医生还帮助在毗邻国家寻求庇护的人。(相片来源 ©️Alessio Mamo)

2011
救援人员被袭击

在冲突地区,急救人员面对的危险不断增加。

10月,两名在肯尼亚达达阿布的难民营协助最弱势的索马里难民的西班牙救援人员塞拉(Montserrat Serra)和蒂埃博(Blanca Thiebaut)被绑架。在不足三个月之后,两名前线救援人员——分别是印度尼西亚籍的祁乐夏医生(Andrias Karel Keiluhu)和比利时籍的哈弗(Philippe Havet),在索马里摩加迪沙为当地的流离失所者和居民提供紧急医疗救援时被杀害。

无国界医生停止所有在摩加迪沙的项目。塞拉和蒂埃博被关押644天后,于2013年被释放。(相片来源 ©️Anna Surinyach)

2012
南苏丹的紧急情况

2011年7月独立后的一年,这个非洲最新的国家面对暴力冲突、大量难民从苏丹涌入以及疫症爆发,包括腹泻、戊型肝炎、疟疾和营养不良。

接近170,接近170,000名难民抵达马班县的荒芜地区、上尼罗河州和在团结州的伊达营地。他们大都已精疲力竭、患病或出现营养不良。无国界医生尝试在缺乏国际支持的情况下应对他们的各种需要。(相片来源 ©️Hereward Holland)

2013
超强台风海燕的应对工作

无国界医生(香港)成为组织内支持菲律宾工作的主要分部,在台风海燕的紧急应对行动中,提供重要和直接的运作支持 ,并在财政和人力资源上提供协助。(相片来源 ©️Agus Morales)

了解更多
2014
西非埃博拉疫情

3月22 日,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埃博拉疫情正式宣告在几内亚爆发。在受影响的六个西非地区国家,最终有11,300多人因此丧命,包括500多名医护人员。

疫症肆虐期间,无国界医生招募了近4,000名当地人员和超过325名国际人员。无国界医生多个埃博拉治疗中心共收治了10,376名病人,当中5,226人确诊埃博拉。疫情最后于2016年6月结束。(相片来源 ©️Anna Surinyach/MSF)

了解更多
2015
地中海搜救行动

每一年,成千上万的人为逃离战火、迫害和贫困,冒险试图穿越地中海,无数的生命在无比危险的旅途中消逝。

自2015年5月起,无国界医生在地中海中部参与搜救,或在搜救行动中提供医疗支持。截至2020年8月29日,无国界医生团队共协助了超过81,000人。

搜救行动暂停数月后,无国界医生自行租用救援船Geo Barents 号,2021年5月12日正式重启在地中海中部的搜救行动。(相片来源 ©️Avra Fialas)

了解更多
2016
在台北登记

无国界医生在台北开设办公室。

2017
罗兴亚难民危机

罗兴亚人在缅甸若开邦被针对性攻击后,自8月25日开始,有超过655,000人逃往邻国孟加拉。

大部分人都在难民营极差的环境中生活。鉴此,无国界医生扩展了在当地的工作,包括为难民提供干净饮用水、卫生设施和医疗服务。(相片来源 ©️Antonio Faccilongo)

2020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了在全球大流行的疫症,仅在2020年,已有近8,5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近200万人死亡。面对日益严峻的医疗救援挑战,无国界医生竭力确保病人能够继续获得医疗护理,同时在世界各地协助应对疫情——不论是我们已开展工作的地方,或是过去未曾工作过的国家。此外,我们也促请药厂切勿借疫情谋利,并确保疫苗的公平分配。(相片来源 ©️Abhinav Chatterjee/MSF)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