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來
超越醫療行動極限

公開發聲

1984

提格雷(Tigray)出現逃亡潮。乾旱和饑荒肆虐當地,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發動反政府戰事,埃塞俄比亞政府軍繼而向當地展開暴力攻擊。 (相片來源 ©️Gamma)

埃塞俄比亞饑荒

埃塞俄比亞在1984年發生饑荒,至今仍然是史上其中一次最嚴重的人道災難。聯合國估計這次饑荒造成近100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一貧如洗,無法重過新生。無國界醫生與世界各地的許多其他組織合作,努力為有需要幫助的人提供援助和救濟。

但饑荒最初是如何發生?

在1960年,埃塞俄比亞安全和軍事部隊成員試圖發動政變推翻王室。政變最終失敗,但社會和經濟出現問題,國家亦陷入與厄立特里亞和索馬里的衝突。在上世紀70年代初,埃塞俄比亞把三分之一的士兵派駐厄立特里亞,其餘軍人則留在該國鎮壓叛亂。1974年1月,該國接連發生由下級軍官和高級兵士領導的兵變。

到了1980年,天氣乾旱導致埃塞俄比亞北部作物失收,情況越來越差。旱災情況逐年轉差,更在1984年達致頂峰,埃塞俄比亞六分之一的人口面臨飢餓。1984年3月,埃塞俄比亞政府向國際社會呼籲提供糧食援助,儘管各界作出努力,但同年10月仍有800萬人口面臨飢餓。

挑戰:史上最嚴峻人道危機之一

新聞畫面震撼全球,各國紛紛採取行動。該國道路路況欠佳,難以向大片地區分發食物,飢餓的人們離開農場,開始聚集在有望取得食物的地方。

儘管如此,政府還是推遲了正式承認發生饑荒。媒體廣泛報導災難,西方國家政府和個人因此籌集到空前龐大的國際援助,然而該國政府竟挪用部分援助,把人口從發生叛亂的北部高原強行轉移到土地較肥沃和人口較易控制的南部平原地區。饑荒驅使農村人口前往分配中心,他們在這裡被送上卡車,當中大部分為援助組織所徵用的卡車,像牲畜一樣被運走。強遷人口計劃窒礙外間向南部運送援助。遷移途中的條件慘不忍睹,移民家庭被送往瘧疾肆虐的地區,但當局卻沒有為安置他們作準備。根據估計,1985年至少有10萬人在重新安置計劃推行期間死亡。

提格雷阿克森姆(Axum)的健康中心。乾旱和饑荒肆虐當地,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發動反政府戰事,埃塞俄比亞政府軍繼而向當地展開暴力攻擊。 (相片來源 ©️MSF)

應對:公開譴責政治導致饑荒

從1984年4月起,無國界醫生法國分部在沃洛地區(Wollo)北部的科雷姆分配中心(Korem distribution centre)附近展開醫療項目,隨後亦在科博(Kobo)(1984年9月)、凱拉(Kelala)和塞科塔(Sekota)(1985年6月)開展項目。當局催促要將人口向南部遷移,經常阻礙醫療團隊的工作。有幾次,團隊被禁止治療某些病人和不准分發毛毯。無國界醫生的團隊還目睹埃塞俄比亞軍隊圍捕營地的人。

當局有好幾次拒絕無國界醫生關於在凱拉拉(Kelala)開設治療餵食中心的要求,中心本來可以避免幾千名兒童死亡。1985年10月,無國界醫生法國分部公開譴責埃塞俄比亞政府拒絕開設治療餵食中心,濫用國際援助以實行強迫人口遷移,並譴責該國在條件惡劣的情況下進行遷移。隨後埃塞俄比亞政府將無國界醫生組織的法國分部驅逐出國。

正在診治病人的布勞曼醫生(Rony Brauman)。他在1982年至1994年間曾擔任無國界醫生(法國)主席。 (相片來源 ©️Sebastiao Salgado)

1986年,法國的無國界醫生被驅逐之後,在歐洲和美國展開行動,解釋組織的行動,獲得大量媒體報道。埃塞俄比亞暫停人口遷移。

同時,在比利時的無國界醫生團隊亦分別在1985年3月和1985年夏天,開始在提格雷的伊達加哈姆斯(Idaga Hamus)和贊巴里沙(Zambalessa)工作。團隊成員沒有目睹強迫遷移,所以沒有公開表態。他們在得到埃塞俄比亞當局的同意下繼續實行計劃。在1984年9月無國界醫生荷蘭分部亦到了索馬里服務埃塞俄比亞難民,他們亦沒有公開表態。